正版草莓视频app污

清晨。

楚队长睁开自己的眼,就看到一只狗。

狗眼亮晶晶的,牙齿也刷的又白又亮。

“谁又给我的狗刷牙了?”楚队长一声怒喝,撑着胳膊坐直了,再动动膝盖,觉得没那么痛了,不由笑了出来。

“我儿子给刷的。”老徐坐着轮椅过来,脸上满是慈祥:“你那个狗落到我儿子手里,动都不敢动的,一会就给刷的干干净净的。我儿子这个天赋,啧啧……”

“有个狗天赋有什么骄傲的。”楚队长看着老徐身体健康,开心的骂了出来:“没事劲给狗刷什么牙?又不要亲它。”

“你那条狗都是半退役的了,有人给它刷牙就偷着笑吧。”老徐中气十足的反驳。

楚队长哼哼两声:“你儿子还没去上学了?”

“准备回云华上了。”老徐撇撇嘴:“他妈也想通了,累死吧唧的读书,到头来又能怎么样。我们商量着,不行了,以后还让他当警察算了。”

楚队长讶然:“你们不是不愿意让他做警察的?”

“我们两家本来就没多少亲戚朋友的,孤家寡人的,让他做个警察,反而能有个照顾。”老徐向楚队长点点头,笑道:“孩子他妈这次是感受到咱们警队的温暖了。”

楚队长有点小得意,乐呵呵的受了,转头又小声道:“说到这个,我之前给答应的,要再送几个膝盖有病的给凌医生的,你坐过来,咱们合计合计……”

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

“合计……什么?”

“做了手术有恢复期啊,咱不能一口气把人卖过来,结果日常工作都给耽搁了吧。所以得有个合理的分配吧,谁先来谁后来,谁休息多久,对吧?”

老徐缓缓点头。

楚队长轻声道:“这个事情咱们先商量,别让其他人知道了,否则啊,这么多人,一个个都有这个那个想法的,咱就三条原则,第一是从队员的身体出发,第二是从警队的工作出发,第三是尽可能的方便队员,其他什么破要求,一概不理,我建议先列一个表出来……”

老徐于是拿了纸笔过来,两人就在病床前,一笔一画的写下膝盖受伤过的队员的名字。

名单一写就是十几条,写完了,老徐才长叹一口气:“咱们队里,这么多人受伤了啊。”

楚队长也是“嗯”的叹了口气,接着开始调整位置。

只见一名名队员的姓名和绰号前后,被标注了星号,叉号,或者划了调整的曲线。

老徐看着看着,又不觉感叹:“楚队,咱像不像是买卖人口的?”

楚队长低头看着白纸,头都没抬的道:“卖了他们也得去,对了,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挺好的。你呢?”

“挺好。这个凌医生做手术是有一手啊。哎,趁着这个机会,让老王这几个老队员,得把手术给做了。不能等老了老了,一个个都是浑身的伤病吧。这都是什么时代了,抓贼用脑子的嘛,身体得照顾好了……”楚队长说着感慨起来,却是想起了自己的前辈们。

门诊日。

楚队长牵着几名队员,直奔凌然的门诊办公室。

左慈典在门口给了他们加号,又道:“凌医生每天就看10个号,现在已经看了五六个了,你们再稍稍等一会,你们排加号的钱最前面。”

“多谢多谢。”楚队长拄着拐杖,连声道谢,又对其他人道:“左医生都见过吧,我住院的时候帮了许多忙的。”

被队长牵来看病的几名队员不是很乐意,但对医生还是客客气气的:

“谢谢左医生了。”

“以后配合抓嫖遇到的话,铁定放您一马。”

“您要是被抓赌的逮到了,报我的名字就行了。”

“打架之类的,报我的名。”

“车祸之类的,找我。”

大家虽然主要是养狗,认识的人却不少,纷纷表达自己对左医生的感谢之情。

左慈典面带微笑的接受了,然后将他们一股脑的送去了走廊里坐着。

众人百无聊赖的等着,一边聊天一边晃悠,倒也不觉得烦闷。

一会的功夫,却有个小卖部老板模样的男人,跟着一人走了回来。

“楚队。”走回来的队员是个小个子,短腿,粗臀,精瘦精瘦的,像是只吃了瘦肉精的柯基似的。

楚队长皱眉看过去:“又什么事?”

“这位兄弟听说咱们的加号在前面,想买。”柯基男的眼睛眨巴眨巴的,释放给队员们以熟悉的信号:宰它。

楚队长这才抬头打量一下过来的男人,问:“什么意思?”

“我是外地过来的,这不是没挂上号嘛。就想几位兄弟能不能匀一个出来,要是能匀两个出来就最好了。”

“我们也是来看病的。”楚队长道。

“都是病人。”商人露出一抹惨笑,然后伸手比划一个“八”,道:“几位兄弟帮个忙,一个号都行。”

“这是啥意思?”楚队长不认,就让他说。

商人笑笑:“,两个号1.”

“一个号?”刚刚还在瞎聊的几个人都呆住了。

商人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情况,笑笑,道:“你们的号排前面么,块算市场价了,我也不坑你们,到快问医生上面去,也就是这样子。”

“我们不卖。”楚队长问清楚了,表情就严肃了。

商人皱皱眉,又舒展开,笑道:“兄弟伙,没必要吧,一个号块,不少了,这样子,一个号900,两个号2000,这个价格可以了。”

楚队长掏出证件来,晃悠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

商人愣了愣,讪笑两声,乖乖转身离开。

“看到没,一个号1000的医生,平时请都请不到的。”楚队长趁机教育其他人。

众人啧啧有声,嘴里继续说着怪话,却是再没有人说要回去的话了。

不长时间,前面10个号码就给看过了,楚队长等人一拥而入,进到凌然的办公室内。

凌然搭眼瞧了瞧,就问:“谁先看?”

几人互相看看,就将柯基男给推了上来。

“做膝关节镜?”凌然记得楚队长的承诺,再看到对方拿出来的影响片,立即建立起了印象。

柯基男迟迟疑疑的点了头。

“去拍个片子吧,如果没变化的话,下午做。下一个。”凌然将开处方的工作交给旁边的规培医,就看向后面的人。

柯基男再次迟疑了:“下午就做?这么快?”

“也可以排下周,择期手术不用太着急。”

“下午就做。”楚队长瞪了柯基男一眼:“下周有别人呢。”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