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app最新版

.630shu.co,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哈哈哈……”

封林晚这番童趣的话,逗得袁朵朵和莫冉冉一阵大笑不已。

“封行朗,没想到竟然是个怕老婆的男人……哈哈哈!”

“那叫尊重老婆!”

封行朗风轻云淡的幽哼。他并没觉得自己怕老婆有什么好丢人的。

“封行朗,给生的小棉袄,暖和不?”雪落笑意盈盈的问道。

“暖和啊!非常之暖和!”

封行朗将女儿抱进怀里,“来晚晚,跟爹地亲一个,让妈咪和干妈她们羡慕妒忌恨去吧!”

“晚晚才不要跟亲呢!还是亲自己的老婆去吧!”封林晚嫌弃的跑开了。

被亲闺女冷落的滋味真不好受。

看着跑开的女儿,封行朗神情有些黯然:想到哪一天,自己的心肝宝贝要被别人家养的小崽子给拐跑了,他就高兴不起来!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哟呵,伤感了?”

袁朵朵坐近过来,“别着急!等哪天晚晚嫁人了,会比现在伤感一百倍呢!”

封行朗斜了袁朵朵一记白眼,“先把家白默管管好吧!自己的亲儿子他都舍得打……将来要是有女婿了,他岂不是要举刀拿枪?”

“不会的……不会的!干爸您放心,我爹地一定也会爱自己女婿的!”

白芽芽立刻接话过去,生怕封行朗有此担心从而不让他儿子娶自己。

“那就难说啰!反正要娶白默的女儿,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封行朗是故意说给袁朵朵听的。谁让袁朵朵老拿话堵他的心。

“连这点儿披荆斩棘的决心都没有,还怎么真心娶我女儿?”袁朵朵嗤之以鼻。

“干爸您别担心……我会保护好诺诺哥哥的!”白芽芽清甜的笑。

“……”袁朵朵被气到不行: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女儿就这般女生外向了!

“晚餐准备好了,都坐过来吧。”林雪落招呼着正斗嘴着的众人。

“冉冉,把我哥叫来陪我喝点儿吧。”

面对一群女眷,封行朗似乎有点儿小尴尬。

“立昕哥最近身体不好,陪不了喝酒!”

莫冉冉嘟哝一声,“还是让大亲儿子陪喝吧!”

“我哥怎么了?”封行朗紧声问。

“还不是因为团团……唉!”

莫冉冉长长的叹息一声,有些委屈:“他宝贝女儿天天哭得梨花带雨的,他心里当然不好受!一点儿都不知道爱惜自己……都快忘了他也是大仔小仔爸爸!”

封行朗默了片刻,淡声:“那今天就不拉他喝了……改天我去劝劝他!”

“要不这样吧,我打电话给白默,让他把图图带来陪喝吧!”

袁朵朵白天本来是要回白公馆的,却被林雪落硬留在了封家。说好过三天的,不让她中途出尔反尔。

“行吧!让他快点儿!不然饭菜都要凉了!”封行朗淡声。

趁妈咪袁朵朵给爹地白默打电话之际,白芽芽已经溜上楼去喊封林诺吃晚饭了。

“诺诺哥,诺诺哥……吃晚饭了。干爸已经回来了。”

出于矜持,白芽芽还是轻叩了几下封林诺房间的门,“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

冲凉好的封林诺刚从浴室里出来,腰际还裹着一条超大的浴巾。正用干发巾胡乱的擦拭他黑亮的头发。

二十岁的男人,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健康、阳光,又帅气俊逸。

尤其是那流畅度极好的肌肉线条,不带一丝赘肉的好身材,很好的演绎着男人的力量之美。

“诺诺哥……好帅!”白芽芽羞红了小脸。

“谢谢。” 封林诺探手过来,轻捏了一下白芽芽微带婴儿肥的脸蛋。

“诺诺哥……头发还没干呢,我替吹干吧!”白芽芽想进浴室去拿电吹风。

“不用!一会儿就干了!”

见白芽芽如此的殷勤,封林诺便使唤道:“去衣帽间给我选身居家休闲装吧!”

“好咧!”白芽芽欢快的朝衣帽间走去。

右选左选,最后给封林诺选了一身藏蓝色的休闲卫衣套装。

“诺诺哥,快穿上吧,别着凉了……”

从衣帽间奔出来的白芽芽走得有点儿急,被矮柜绊了一下的她,直接朝书桌磕了过来。

“小心!”

担心白芽芽被书桌磕着,封林诺一个眼疾手快捞住了她的腰,并顺势把她往自己怀里一带。才免她被书桌撞到。

当白芽芽被封林诺拥在怀里的那一刻,她又娇又羞又喜。漂亮的脸蛋上染起一抹少

女怀春的云霞。

带着体温的触碰,零距离的偎依,让空气都变得甜腻起来。

“诺诺哥,谢谢。”白芽芽娇滴滴的喃声。

“小心点儿!”

封林诺在白芽芽的鼻尖上点了点,“这么漂亮的小脸蛋儿,要是磕伤了多难看呢!”

“诺诺哥,身上好……好暖和!”

白芽芽顺势抱住了封林诺的腰,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五分钟前,看到芽芽姐姐偷偷摸摸的溜上了楼;封林晚便好奇的跟了上来。

却没想正巧让她撞起了大诺哥抱着芽芽姐姐的画面。她也没有棒打鸳鸯,而是悄然着小步伐又下楼去了。

袁朵朵刚打电话不到五分钟,白默便赶到了封家。

“白默?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袁朵朵急声问,“图图呢?怎么没把图图带来啊?”

“我,我刚好路过,一接到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我已经让司机回家接图图去了。”

白默哪里是路过啊,他就守在封家别墅小区的大门外;正想着怎么进来了,却没想接到了妻子袁朵朵打来的电话。

“豆豆芽芽,们住在这里很不方便吧?一会吃完晚饭就跟爹地回家吧!”

白默直接朝女儿豆豆走了过来,“咦,芽芽呢?芽芽怎么没在?”

这时候,封林晚噔噔噔的从楼上跑了下来。

“爹地……爹地……大诺哥抱着芽芽姐姐在玩亲亲呢!”

抱在一起的画面,封林晚是真看到了,至于在不在玩亲亲……是她推测出来的。想着抱都抱在一起了,接下来肯定是玩亲亲了!

“什么?封林诺那个混小子在亲我家芽芽?”

白默呼哧一声就窜上楼来,“晚晚,那混小子在哪里?!”

看到凶神恶煞的白默,封林晚知道自己惹祸了,只是弱弱的用手指了指楼上。

带着铺天盖地的怒火,白默杀气腾腾的朝楼上冲了过去。

“白默……白默!要干什么?”

封行朗的反应速度超快,他立刻紧跟着奔上楼来。担心白默会伤到还未痊愈的大儿子,他一边上楼一边嚷声,“诺诺……诺诺……白叔叔来了!”

以提醒儿子注意自己的安。以及停止正做的事儿。

少男少女,风华正茂的年龄,正是彼此吸引的时候;谈情说爱,抱抱亲亲是很常见的事儿。

“不好,我爸来了!我去拦着我爸……快穿衣服吧!”

知道爹地白默的脾气不好,白芽芽立刻冲出去想阻拦白默进房间。

“爹地……怎么来了?”

走廊里,白芽芽遇上了手拿花瓶正准备冲进来砸人的爹地白默。

“封林诺个臭小子是不是欺负了?”白默怒气冲冲的。

“没有!当然没有了!诺诺哥怎么会欺负我呢!”白芽芽伸手拦在了封林诺的房间门口。

“还说没有?晚晚已经楼下告诉我们了:封林诺抱着玩亲亲!”

白默拉开了女儿,闯进房间门一看,顿时气得快爆炸了。

封林诺刚穿好休闲裤,正往身上套卫衣……落在白默的眼里,俨然成了封林诺占完女儿便宜正穿衣服的恶劣画面!

“臭小子,还真敢欺负我家芽芽呢?!找死!”

冲上前来想用手中的花瓶砸封林诺的白默被白芽芽抱住了后腰。

“爸,爸……要干什么啊?诺诺哥没有欺负我!”

白芽芽急切的想解释,可这一刻的白默已经情绪失控了。都眼见为实了,他怎么还肯相信女儿的话呢。

“臭小子,是不是……是不是已经把芽芽给……给睡了?”白默情绪激动得连呼吸都带上了火焰。

“大白叔,我就没睡,相信吗?”

封林诺斜了白默一眼,不紧不慢的哼应:“连自己女儿的话都不信……又怎么可能相信我的话呢!”

“臭小子,我打死!”

白默将手中的花瓶直接朝封林诺砸了过来;封林诺一个侧头,便躲开了朝他砸来的花瓶。

“大白叔,要实在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可以把她锁在家里,让她寸步不离的呆在身边得了!”

封林晚实在看不惯白默对两个女儿的过度保护。

“臭小子,找死!”

气急败坏的白默挣脱开白芽芽的阻拦,拿起书桌上的台灯就朝封林诺砸了过去……

“够了!爸,敢砸诺诺哥,我就死给看!”

白芽芽怒叫一声,从地板上捡起一块破碎的花瓶瓷片抵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白默举着手里的台灯,砸也不是,不砸也不是!

“芽芽干什么?快把手

里的瓷片放下!”冲进来的封行朗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怔:他没想到白芽芽竟然如此的刚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