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盒子app破解版下载

已是凌晨,淮柔影视城内的四合院内拍摄仍然在紧张进行着,人工营造的滂沱大雨中,扮演飞贼的女配吊着威亚从空中俯冲而下,落在院落中,一名黑衣蒙面的歹徒随后冲出,扬起手中雪亮的砍刀,跟女飞贼在雨中搏杀,几个回合之后,照着女飞贼的背后就是一刀。

女飞贼惨叫一声重重摔倒在坚硬的地面上,一刀毙命的戏码,趴在地上装死好一会儿都没听到导演喊过。她苦苦支撑者,终于还是没忍住身体抖动了一下,却是她在此时咳嗽了几声。

“卡!”导演愤怒地大喊着。

消防车造雨暂停,扮演女飞贼的萧九九湿淋淋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想忍住咳嗽还是没忍住,捂着嘴咳嗽了起来。

导演怒道:“萧九九,你搞什么鬼?你能演就演,不能演赶紧走人,总不能让大伙儿都陪你一个人在这熬着?”

萧九九一边咳嗽一边道:“咳咳……对不起导演……我再试一次。”

现在的名气还是太小了,没人当她是个腕。

导演大声道:“你当水不要钱啊?你现在是演一个死人,被砍死还能再咳嗽吗?”

这导演在业内很有些名气,对萧九九这种新人演员毫不客气,认为萧九九是经纪人硬塞进来的一个花瓶。

萧九九有些委屈,可她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刚才那场戏已经演了五遍了,还是没有达到导演的要求,好不容易就快通过,又被自己的咳嗽给耽搁了。她咬了咬嘴唇,决定再来一次。

重新拍摄之后,这次终于顺利完成,听到导演终于喊过之后,萧九九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助理刘宝柱赶紧跑过来给她裹上毯子,萧九九快步走入一旁的临时更衣间,关上门又剧烈咳嗽起来,这次的拍摄要比预想中要艰苦得多,不巧她又生病了,这几天都在坚持。

长发美女面容姣好气质迷人

萧九九换好衣服看了看时间已经就快一点了,今晚没有她的戏份了,总算可以回宾馆去休息。

刘宝柱在外面等着她已经哈欠连天了,他也看出萧九九的心情不好,安慰她道:“每个演员都要经过这一关,李大导演出了名的严格,你这次能上他的戏,还是我表姐好不容易给你争取过来的……咳咳……”他也有点咳嗽。

萧九九道:“宾馆就在外面,你用不着陪我在这里熬着。”

刘宝柱道:“我表姐说了,必须要程照顾你,听说你生病了她可把我骂得够呛。”

萧九九本想跟导演打个招呼,可看到他仍在聚精会神地导戏,如果现在过去恐怕要挨骂的,转念一想自己就是个不起眼的配角,没必要找存在感,她决定回去休息。

手机响了一下,萧九九拿出来看了看,她收到了一条信息,信息很简单您的外卖在揽月桥。

萧九九愣了一下,外卖?自己没叫外卖啊,再看一眼电话号码,她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忽然拔脚就跑了起来,刘宝柱搞不清她怎么回事,慌忙追了上去:“九九……你等等……咳咳……”他感冒的也不轻。

萧九九闻到了夜空中的烧烤味儿,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揽月桥旁,不是张弛还有哪个,那货正站在烧烤炉旁生火,刚刚燃起的炉火映红了他的面庞,在暗夜之中给人温暖可亲的感觉。

刘宝柱远远看着心中也纳闷,这么晚了居然影视城里面还有卖烧烤的,可定睛一看那货不是张弛吗?

刘宝柱忽然想起此前张弛跟他打电话的事情,本来还以为张弛是因为去摩尼造型的事情跟他打声招呼,表达一下谢意,搞了半天是套路自己,问萧九九具体在哪儿拍戏呢。

刘宝柱感叹着人心险恶,娱乐圈外也不单纯,论套路张弛甩自己好几条街。

萧九九忽然转过身用命令的口吻道:“你回去,我吃完烧烤再走。”

刘宝柱哦了一声,虽然有些不情不愿,可他也不是傻子,在这种状况下,自己再跟着,说不定萧九九明天又要要求换助理。

萧九九慢慢走向张弛,本想露出笑脸,可走着走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可能因为她还生着病,也可能是因为刚才在剧组受了委屈,萧九九觉得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脆弱过。

张弛看到了萧九九的泪水,只是当着没有觉察,他认为萧九九很可能是感动,自己背着炉子带着食材,大老远从京城打车来到这里,没有女孩子能受得了这个套路,要说也不是处心积虑的套路。

张弛之所以过来是发自内心,跟萧九九通话的时候他就有种强烈的愿望,他一定要来,说干就干,带上炉子,拿上食材,顺手抓了一把当天的营业款,打车直奔六十公里以外的影视城。

途中又联系了刘宝柱,从这货嘴里套出当晚夜拍的消息,其实刚才萧九九拍戏的时候,他已经混进去了,看到萧九九带病坚持工作的辛苦,差点没冲上去把导演拽下来揍一顿。

可想想还是别因为个人的鲁莽行为耽误了人家萧九九的前程,于是强压住火,

好不容易看到萧九九完成了拍摄,这货赶紧来到这里支炉子生火,给萧九九发了个信息。

萧九九抬起手臂抹去泪水,用力吸了口气,却被飘来的烟火气呛得咳嗽起来。

张弛道:“吃烧烤吗?”

萧九九用力点了点头,眼泪又不争气地流出来了:“二十个肉串,十串板筋,四个大腰子,两串烤面包片……咳咳……”

张弛已经将肉串摆在了炉子上,递给萧九九一瓶特种兵的椰奶,萧九九接过,好大一瓶,温乎乎的,带着某人的体温,张弛拿了一根吸管给她,萧九九喝了口椰奶,所有的坏心情都随着这袅袅的青烟随风而逝。

张弛道:“羊球不吃了?”

萧九九道:“吃!”

张弛感叹道:“饿死鬼投胎啊。”递给萧九九一把刚烤好的肉串。

萧九九吃了一口,又转过脸去,眼泪流了出来,不是好吃到流泪,是感动,这个不要脸的渣男,大老远地跑过来套路我,我也是傻,明明知道是套路,可心里还是那么感动呢。

张弛拧开一小瓶红星二锅头:“开业你送我那么一份大礼,连饭都没吃上,我寻思着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亲自送货上门,哎呦喂!”这货懊恼地拍了拍后脑袋瓜子。

萧九九道:“怎么了?”

“羊鞭忘带了!”

萧九九的脸红了,呸了一声道:“不要脸!”

“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大明星,不就是没带羊鞭吗?咱也不能骂人啊,要不我给你换点别的。”张大仙人一脸的假正经。

萧九九道:“你再胡说八道,我让保安把你当流氓抓起来。”这货就是个流氓。

张弛左手一招,魔法般变出了一串鲳鱼,叹了口气道:“你思想有问题,是不是想到别的地方了,你倒是想,我可不舍得。”

萧九九红着脸用力跺了跺脚道:“你还让不让我吃?”

张弛道:“吃,你只管吃,咱俩谁跟谁啊!”

萧九九走过去掐住他的胳膊拧了一下,并不重。

然后小声道:“我有点感动了。”

张大仙人叹了口气道:“我的常识告诉我,通常下一句就是要以身相许了。”

萧九九咯咯笑了起来:“我敢许你敢要吗?”

张大仙人望着萧九九,萧九九鼓足勇气望着张弛,内心突突突加速跳动起来,她自己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咳嗽着,好不容易停住了笑:“你是个好人。”

关键时刻萧九九赶紧给张弛派好人卡。派完好人卡还觉得不够安,又补充道:“其实我就是把你当成好朋友,知己,没有其他的想法。”

萧九九这句话更像是在对自己说的。

张弛意味深长道:“你开心就好!”他将烤好的羊球递给了萧九九。

萧九九抬起头,月朗星稀,明月如钩静静悬挂在夜空上,深夜的秋风也变得温柔起来,她要过张弛的那瓶二锅头,对着瓶嘴喝了一口,暖烘烘的舒服极了。

张弛道:“其实你还年轻,没必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以后有的是机会。”

萧九九道:“红颜易老,出名趁早。我们做演员的就是吃青春饭,我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必须要证明自己。”她的目光追逐着那阙明月,月光笼罩在钟天地灵秀的俏脸上,宛如误入凡间的精灵。

张弛承认自己对萧九九的内心世界了解的并不深刻,以她豁达的性格本不应该在追名逐利的娱乐圈表现出如此的执着,可她偏偏就看不破。

张弛看出了她的迷惘,看出了她的委屈,也看出她对自己发乎情止乎礼的理智,他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的目标并不一致,他是从天上到了凡间,接受现实并准备踏踏实实走下去,彻底感受一下人间的烟火气。

而萧九九向往得却是天空,她想得也许是要逃脱这个平凡世界。

人总会对没有经历过的地方经历过的事抱有美好的愿景,可真正经历之后就会产生理想变成现实的失落感,没有人能够例外。张弛没有唤醒萧九九的明星梦,因为他做不到,能够叫醒她的只有她自己。

萧九九因现实中的温暖而感动,张弛长途奔袭送来的充满烟火气的烧烤是她有生以来吃过最治愈的一顿饭,她认为自己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

吃饱之后,她望着张弛想说声谢谢,可话到唇边又觉得这两个字说出来非但表达不了心中的意思,反而是对张弛良苦用心的侮辱,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我吃饱了。”

张弛点了点头,温暖地笑了笑:“吃饱了早点回去休息。”

萧九九点了点头,她果断转身向宾馆的方向走去,她不敢继续停留下去,因为她担心自己会哭,她甚至担心自己坚定不移的目标会产生动摇。

夜很黑,道路上没有人,萧九九抬头望着

夜空中的那阙明月,她不害怕,忽然充满了勇气,因为她知道身后有一双温暖的目光默默守护着自己。

极致的浪漫其实是一种温柔如水的平淡,张弛连夜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对萧九九表示慰问,同时他也是在补偿自己的疏忽和歉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萧九九是他想呵护的人,他们之间或许不是爱情,可否认不了彼此间的暧昧。

知己!挺好!

张大仙人也明白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回报,比如以米小白为首的三位女同学在享受完他安排得套美容美发护理之后,在训练场上仍然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在今天的这堂虚拟训练课上,张大仙人刚一进场就被群起而攻之,老梁这个阴货,在没有正式通知的前提下就把灵压控制系统调整下降到了三级。

这套控制系统主要是针对灵压设计,像张弛这种灵压值为零的另类,他根本就不受这套系统的影响,所以在得到韩院长的启发之后,他老母鸡变鸭大杀四方,在灵压控制系统一级状态下,他在二班已经做到了无敌。

灵压控制系统的级别降低,等于变相提高了班的灵能等级,张弛除外,他的那套能量转换在虚拟训练场中一开始就达到了巅峰,暂时没有再突破的可能,他原地不动,其余女同学都灵力猛增。

所以这堂课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张大仙人再次感受到了第一堂训练课时的痛苦,望着来势汹汹的女同学,本想躲在大锅地下装缩头乌龟混一堂课,可大胸妹甄秀波一锤就把大锅给砸碎了,然后十八般兵刃都朝他的身上招呼过来。

张大仙人在马赛克之前承受了四十名女生轮番肆虐的痛苦,这堂课他学分为零,老梁破例给班女生都加了三学分。

张弛高度怀疑老梁在公报私仇,今天老梁上课仍然趴在讲台上,估计是心理上被张弛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张弛被杀出局,下课的时候他找到了老梁:“梁教授,您把灵压控制系统降级为什么没跟我说一声,让我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老梁振振有辞道:“现实中的敌人比这要凶险的多,当危险到来的时候,是不会提前通知你给你时间去准备的。”

张弛向他靠近了一些,小声问:“那头牛是不是您扮的?”

老梁一脸愤怒地望着张弛:“不是我!”怒火值顷刻间上涨了5000。

不是你才怪,张弛想起那天用铁钎子刺入公牛后庭的舒爽情景,不禁暗暗得意,老梁肯定有心理阴影了,碍于面子他也不好意思去做心理疏导。

可那堂课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老梁怎么还撅起屁股,难道虚拟训练场中的伤害可以延续到现实中来?没可能啊,他怎么不坐?难道刚巧痔疮犯了。

梁教授提醒张弛道:“降低到三级管制你已经失去还手之力了。”

张弛道:“虚拟的东西毕竟是虚拟的,如果真刀实枪的干,我一个人能干败一个班。”

梁教授呵呵笑了一声道:“虚拟训练场中毕竟有控制系统在掌控灵压,如果在现实中,你不知要死多少次了。”

张弛虽然不服气,可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别的不说,单单是米小白带点的手指,每次戳他都跟电棍似的,跟一帮开外挂的特异功能者打,本来就不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张弛也没闲着,每天晚上都会去门房秦大爷那里请教真火炼体的方法。在这方面秦大爷并不藏私,亲口传授给他一套口诀,也专门警告张弛,这套真火炼体虽然对他适用但是一定要循序渐进,想要有小成最快也得七年,这其中最关键也是最困难得就是对体内三昧真火的掌控,如果掌控不当,就会真火反噬。

通常的武道修炼有内外兼修,硬功的修炼通常由外而内,炼皮,炼血肉,炼骨,炼经脉。

真火炼体却有着独特的步骤,先从炼骨开始,因为人体之中骨骼是最为强硬的,也是最能承受高温的,所以三昧真火从炼骨开始风险最小。

利用秦大爷所教授的口诀,发挥出少量的三昧真火锤炼骨骼,刚开始的时候真火值必须控制在000以内,而且需用下昧之火,下昧之火性偏阴,如同烹饪时的文火慢炖。

秦大爷虽然教给他真火炼体之法但是并不要求张弛拜师,还特地声明,他们之间并无师徒关系,之所以教给张弛真火炼体,是为了报答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为此还专门让张弛立下毒誓,不得将此事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张弛开始用真火炼骨之时,秦大爷也不敢掉以轻心,专门在一旁为他护法。

练功地点就在地下室的洗手间,张弛体内的三昧真火贮存的部位也非常奇特,通常都是丹田,他却是在胸口,为了精确控制真火值,他还专门用吸火莲子把真火进行了清空,然后又带着林黛雨校园里招摇了一圈,收获了一波下昧之火。

小心翼翼将真火导出,顿时感觉胸口的灼热感开始扩散,其实修炼的方法虽然不同,可万法归宗,首先

就得把精神和肉体进行剥离。要以旁观者来看这具肉体。

真火炼骨的宗旨是,以精神为铁匠,肉体为顽铁,利用自体的三昧火反复锤炼这块顽铁,要忘记恐惧,要能忍受烈火焚身的痛苦。

虽然将三昧真火的火力值控制在一千以下,可真火入骨之后的痛苦仍然超出张弛的想像,真火入骨的刹那,有如一根根烧红的钢针捅入他的根根肋骨之中。

秦大爷原来认为单单是将真火引入骨骼就得耗去至少一月的时间,因为正常人很难做到灵肉分离,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肉身,乃至去锻造肉身,这需要克服极大的心理障碍。

而张弛的特殊经历恰恰让他在这一过程中进行得非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他就已经顺利将真火导入骨骼,只是张弛在真火炼骨的初期缺少对痛苦的预估,难以承受的疼痛让他几乎就要马上选择放弃。

关键时刻,秦大爷右掌平伸贴在他的后心,一股寒潮从后心涌入他的体内,骨骼之中被烈火煅烧的钻心痛苦顿时减轻了一些,张弛的痛苦表情渐渐减轻,秦大爷也开始收力。

其实真火炼体的道理跟泡澡堂子差不多,刚开始进入热水池子,水温高得让你有马上跳出来的冲动,可如果能够耐得住刚开始的高温,你的身体很快就会适应了。一旦适应了,你还会觉得这水温不够过瘾,还想再升高一点。

秦大爷目不转睛地盯着张弛,发现这小子绝对是天赋异禀,别的不说,单单是他真火炼体的进境,已经超过自己当初了。

真火炼体和寻常修炼不同,寻常修炼是从局开始,比如武术,先进行身锻炼,打好基础,然后在选择重点修炼。而真火炼体却可以从一开始就重点修炼某一部位,在张弛的炼骨阶段,他就可以选择某一根肋骨反复淬炼重点打造,

人体共有206块骨骼,分为颅骨、躯干骨和四肢骨三大部分。其包括颅骨29块、躯干骨5块、四肢骨26块。

张弛计划先从24根肋骨淬炼开始,毕竟修炼中存在风险,淬炼肋骨是风险最小的,万一不慎把哪根肋骨给炼糊了,至少不会影响性命,而且他认为自己的肋骨和胸骨是火源石含量最丰富的地方,也应该最禁得起真火淬炼。

真火炼体,淬炼骨骼分为三个境界,坚如金石为第一境界,柔弱无骨为第二境界,刚柔并济为第三境界。

张弛的进境之快让秦大爷目瞪口呆,这厮仅仅用了一个晚上就把24块肋骨练到了第一层境界,照他目前的速度,一周以内就能将身骨骼都炼得坚如金石。

秦大爷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不世出的奇才,同时也深受打击,自己可是足足花了三年才把骨骼淬炼到坚如金石的境界,太特么打击人了,自尊心严重受挫。

张大仙人也没急于求成,淬炼肋骨之后,洗去一身的臭汗,特地去学校超市买了一箱牛二去孝敬秦大爷。

秦大爷还没从被武学天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看到他送来的一箱酒,心里才好过些,点了点头道:“你倒是有心。”

张弛笑道:“我知道您老喜欢喝这个。”

秦大爷白了他一眼:“我喜欢喝茅台,可买不起!”